5G引领“新基建”

2020 年 4 月 20 日,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,首次明确了“新基建”的范围,包括信息基础设施、融合基础设施、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。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伍浩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,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,以技术创新为驱动,以信息网络为基础,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,提供数字转型、智能升级、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。

作为新基建排头兵,中国的 5G 建设正在紧锣密鼓推进,根据新华网、赛迪顾问联合发布的《2020 中国 5G 通信产业创新与投资趋势》,2020 年“新基建”中 5G 上下游采购将达 5000 亿元,5G 技术的快速发展正在推动包括通信、电子元器件、芯片、终端应用等全产业链的升级。

其中,5G 终端是 5G 应用的关键平台和控制中心,集新计算、新存储、新显示、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于一体,成为 5G 产业发展的核心环节。在新基建风口的大背景下,本文将在赛迪《5G 终端产业发展白皮书》的基础上,提炼总结我国 5G 终端产业发展概况。


来源:赛迪智库整理

5G 终端新特性

不同于 4G 时代智能手机一枝独秀的终端局面,5G 优异的性能将催生多领域定制化终端,促进人类生产、生活等交互方式的升级。

5G 超大带宽、超可靠低时延、海量互联三大特性促使其与教育、医疗、工业、文化、消费等领域不断融合,催生出超高清视频、网联汽车、工业机器人、智慧医疗终端等行业级 5G 终端。


来源:赛迪智库整理

5G 终端产业链

5G 终端产业链主要包括芯片与关键元器件、操作系统、关键配套器件、整机设计与制造以及设备应用与服务等环节。


来源:赛迪智库整理

芯片与关键元器件是产业链的硬件核心部分。芯片按照功能主要划分为基带芯片、射频芯片、处理器、存储芯片以及电源管理芯片等。关键元器件是指 5G 芯片设计生产所使用的功率放大器、滤波器等关键器件。

操作系统作为连接终端设备硬件系统和应用服务软件的中间桥梁,是管理、控制终端设备软硬件资源的核心系统软件。

关键配套器件环节主要指 LCD 和 AMOLED 显示屏和终端大容量锂离子电池等。

整机设计与制造是实现 5G 终端设计、产业链把控、生产工艺、关键技术研发、基础科学研发进行的有机整合。

应用与服务则意味着 5G 终端的新形态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新的服务平台,激发教育、医疗、工业等产业中更加丰富的应用场景。

5G 终端产业整体发展概述

全球积极部署 5G 商用,我国成为 5G 终端发展重要力量


近两年来,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相继加快推进 5G 商用部署。美国重点聚焦于频谱、基础设施、市场网络监管等,于 2018 年 9 月推出“5G 加速发展计划”;韩国电信运营商已建成近 8 万个 5G 基站,正式推出 5G 商用服务;日本推动以 eMBB 为主的 5G 应用研究,计划在 2020 年正式商用。

截至 2019 年 10 月底,全球累计有 39 个运营商开通了 50 张 5G 网络。截止 2019 年底,全球 5G 手机、CPE(网络终端设备)等 5G 终端超过了 183 款,涉及 15 个类别。

我国大力支持国内运营商快速布局 5G 网络。2019 年 6 月,工信部正式发放 5G 商用牌照,不出半年,三大运营商就开通 5G 基站 11 万余座。同时,华为、紫光展锐等首批次 5G 终端芯片、整机、屏幕厂商加大研发布局,陆续发布 5G 新产品。
 

来源:赛迪智库整理

5G 终端技术需求大幅提升


5G 芯片需要同时兼容支持 TD-LTE、FDD-LTE、TD-SCDMA、WCDMA、GSM 多种通信模式,而且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频段也不相同,增加了 5G 通用芯片设计的复杂度。

基带芯片的多兼容模式、倍数级高功率射频器件的使用以及天线数量的增加导致 5G 终端功耗大增,使得芯片设计方案优化和制程工艺提升成为必然追求。

与此同时,5G 对射频器件的基础材料研发、滤波器及功率放大器等元器件的设计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英特尔的退出印证了 5G 基带芯片的设计和工艺的难度之高,尚存的仅有三星、高通、华为、联发科等为数不多的芯片龙头企业。

基于 5G 终端的行业应用开始落地


5G 网络设备建设的逐渐完善,带来 5G 终端业务开始向各垂直产业延伸拓展,而行业级终端是 5G 与垂直行业融合的重要切入点。

随着面向 eMBB 场景的消费级 5G 终端的逐渐落地,面向 uRLLC 和 mMTC 两大场景的行业级终端应用也开始出现,远程医疗、远程教育、智慧城市、智慧交通等多种行业的应用逐现端倪,5G 终端的多样化,也将给各行业智能化、数字化发展提供广阔的空间。

我国 5G 终端产业发展特征

华为引领国产 5G 手机规模扩大


2019 年 9 月,华为海思先后率先推出同时支持 NSA 和 SA 的 5G 基带芯片和世界首款集成 5G 基带的商用 SoC 芯片麒麟 990,同时,发布了首款 5G 商用手机 Mate20X,截至目前,其 5G 手机发货量已超过千万台。随后,OPPO、vivo 等也相继发布量产相关 5G 手机,据统计,至 2020 年 2 月,国内市场 5G 手机出货量超过 1377 万部,市场规模逐步扩大。

自主产业体系逐渐破除垄断坚冰


华为推动国产 5G 核心芯片,代表其研发能力加强和商用化速度加快。同时,华为推出分布式微内核的鸿蒙操作系统,有望借助 5G 契机打破安卓和 iOS 长期垄断局面。

以京东方、合力泰为代表的国产 OLED 屏幕厂商不断扩大产能,提高良率,逐渐打开柔性屏幕市场新格局。

合力泰、舜宇、汇顶等在摄像头模组、镜片和指纹识别芯片等方面持续发力,推进我国 5G 终端自主产业体系不断发展和完善,将逐渐破除国外垄断壁垒。

来源:赛迪智库整理

5G 终端相关产业政策趋于完善


2017 年 11 月,工信部确认了 5G 系统的使用频率,一年后,确认了 5G 频段的分配。之后,中央相继发布 5G 通信标准、“组织实施重点支持 5G 规模组网建设及应用示范工程的通知”等政策文件,上海、辽宁、福建等省市也陆续开展 5G 基础设施规划和 5G 应用试点布局。

至 2019 年底,我国陆续出台 5G 相关政策近二十项,支持 5G 芯片、核心元器件等关键技术攻关和 5G 智能终端应用商业化。

来源:赛迪智库整理

注:文章来自转载。

相关新闻

QQ客服
  • 销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销售工程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技术工程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